5吋防空巡洋舰的终焉与顶点:美国海军CL-154方案

《战舰世界》0.10.2版本加入了美国X级巡洋舰奥斯汀(Austin)。如开发者日志所述,该舰基于美国海军二战末期开发的CL-154轻巡洋舰方案。本文将简单介绍该设计的历史和技术特性。

请注意《战舰世界》是一款竞技性网络游戏。为游戏性和平衡性考虑,Wargaming圣彼得堡可能会对游戏内舰船设计进行违背史实的修改。

原作者:HMS_Swiftsure_08
本文为浩舰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通过首页邮箱或哔哩哔哩私信联系我们

注意:出于流量考虑,本文引用图片均已压缩,如需原图,可至文末网盘自取。


二战后期,美国海军设计了数级新式巡洋舰。其中实际建造并在战后完工的舰型主要有两级:配备8”/55 RF Mk 16主炮的得梅因(Des Moines)级重巡洋舰和配备6”/47 DP Mk16双用途炮的伍斯特(Worcester)级轻巡洋舰,两者均可认为是围绕新式主炮而设计的舰型。

USS Des Moines (CA-134)舰艏的8”/55 RF Mk 16主炮。Image ctsy US 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NHHC), NH 45506
I1-2
USS Worcester (CL-144),注意其六座6”/47 DP Mark 16主炮。Image ctsy NHHC, NH 91831

而因为战后经费紧缩,两级的建造计划均被大幅裁减:原计划4舰(CL-144-147)的伍斯特级仅有两舰完工,而原计划12舰(CA-134, CA-139-143, CA-148-153)的得梅因级仅有三舰完工。(美国海军轻巡洋舰和重巡洋舰共用一个编号序列,135-136为巴尔的摩Baltimore级重巡洋舰,137-138为俄勒冈城Oregon City级重巡洋舰)

1952年的USS Salem (CA-139) 该舰是得梅因的两艘姊妹舰之一,也是世界完工的最后一艘火炮重巡洋舰。Image ctsy NHHC, NH 97605
USS Roanoke (CL-145) 该舰是伍斯特仅有的姊妹舰。Image ctsy NHHC, NH 106501

相比于完工服役的两级,美国海军战争后期设计的第三型巡洋舰则没有这么幸运:首舰编号CL-154的新式防空轻巡洋舰,原计划建造5舰(CL-154-159),但均在开工前取消。虽然CL-154远没有得梅因 伍斯特历史名舰的地位,但与同时代的两级新式巡洋舰类似,CL-154的设计也是围绕一款新式主炮:5”/54 Mk 16双用途炮。


从主炮说起

二十年代中期的美国海军主要有两款5吋口径舰炮:5”/51 Mk 7和5”/25 Mk 10。两者均为大型舰的副武器,此时美国新式驱逐舰的主流主炮还是4”/50 Mk 7。

USS Texas (BB-35) 摄于1943年,其炮廓副炮为5”/51 Mk 7,甲板副炮为5”/25 Mk 10。该配置为美国海军前条约战列舰二战前的标准配置。Image ctsy NHHC, 80-G-63541

5”/51 Mk 7是一款高倍径,高初速的舰炮,主要用途为反舰。在面对鱼雷艇和驱逐舰等水面威胁时,Mk 7的优良弹道使其拥有较长的有效射程。

虽然5”/51 Mk 7主要作为主力舰副炮使用,但也在少数驱逐舰上作为主炮配备。图中的USS Hatfield (DD-231)即为配备5”/51 Mk 7的五艘平甲板驱逐舰之一。Image ctsy NHHC, NH 64542

5”/25 Mk 10则是一款短身管,轻量的舰炮。作为防空炮设计的Mk 10拥有较高的转速,但也为此牺牲了炮管长度,因此其初速和弹道并不理想。

5”/25 Mk 10也是大部分条约巡洋舰的大口径防空炮,如图中的USS Portland (CA-33)。Image ctsy NHHC, 19-N-47589

尽管设计仅作为防空炮使用,战列舰炮术官们很快为他们舰上的Mk 10开发了新的用途——对舰射击。尽管弹道性能不尽人意,Mk 10在炮术训练时仍有出色的表现。

USS New Mexico (BB-40)的5”/25 Mk 10副炮组执行对岸炮击支援任务。摄于1944年6月15日,既塞班岛战役首日。Image ctsy NHHC, 80-G-K-14162

因此,在30年代初美国海军开始新一代驱逐舰设计工作时,就研究过将Mk 10作为其主炮的可能性。

USS Farragut (DD-348),美国海军的首批新式驱逐舰之一,其5座5”/38 Mk 12主炮安装于Mk 21甲板炮架上。Image ctsy NHHC, 19-N-14753

但最终,美国海军武备局(Bureau of Ordnance, BuOrd)为新一代驱逐舰设计了一款新式主炮,著名的5”/38 Mk 12双用途炮。该舰炮1934年随法拉格特(Farragut)级首次服役,并很快在美国海军各式大小新舰上得以应用,此外部分旧式大型舰改造时也有配备。在二战期间,Mk 12是美国海军的标准大口径防空炮。其实战表现可靠,性能出色,可以认为是二战期间数一数二的大口径双用途炮。

I2-6
两艘巴格莱(Bagley)级驱逐舰USS Blue (DD-387)和USS Ralph Talbot (DD-390)。其舰艏的5”/38主炮安装于穿透甲板式(between deck/base ring)的Mk 25炮座内。Image ctsy NHHC, 19-N-29229
USS Fletcher (DD-445),美国海军二战期间主力驱逐舰型的首舰。其五座5”/38主炮均安装于穿透甲板式的Mk 30封闭炮座内,注意其与Mk 25外形的区别。Image ctsy NHHC, 19-N-50812
1944年菲律宾海海战(马里亚纳海战)期间,回收F6F-3的USS Lexington (CV-16)。注意其舰岛后方的两座5”/38联装双用途炮,炮座为Mk 32。Image ctsy NHHC, 80-G-236955

但时至1939年,BuOrd对Mk 12的弹道性能不再满意,因此开始了其后续火炮的初步设计工作。新舰炮的技术指标要求如下:

  • 对空射高不低于14,000Yds (12,800m)
  • 对舰射程不低于18,000Yds (16,500m)
  • 弹重不超过75lbs (34kg)
  • 初速不低于2,700fps (823m/s)
  • 任意仰角下射速不低于15rpm

论证的提案包括通过增加5”/38的发射药提升弹道性能,基于6”/47研发双用途炮,以及新研发5”/54或5.4”/48。

BuOrd论证的结论是,虽然Mk 12的弹道性能并不能满足上述要求,但其相比新方案重量轻,且已有广泛运用。出于重量和后勤考虑,现有设计应沿用Mk 12。

但同时,BuOrd提议研发一款新式的5”/54舰炮。相比于5”/38 Mk 12,其倍径更高,初速更快,弹重更重,因此水面炮战能力更强。

该提案发展成了5”/54 Mk 16舰炮。原计划以Mk 41联装炮座形式,用于新式的蒙大拿(Montana)级战列舰上。但蒙大拿级取消后,Mk 16被以Mk 39单装炮座形式,用于中途岛(Midway)级航空母舰上。中途岛级服役期间,为减轻重量,Mk 16炮数量被逐渐削减,而数门从中途岛级卸下的Mk 16被用作日本海上自卫队村雨和秋月级驱逐舰的主炮。现有一座单装Mk 16存于白沙导弹靶场(White Sand Missile Range)。

完工时的USS Midway (CV-41),注意其5”/54 Mk 16双用途炮。Image ctsy NHHC, NH 105565
1970年的USS Midway (CVA-41),此时其左舷的5”/54舰炮仅剩一座。Image ctsy NHHC, NH 72658
配备5”/54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村雨(前景)和配备5”/38的春风(背景),注意两者主炮炮身长度和炮座外形的区别。Image ctsy Japanese Maritime Self Defense Force
白沙导弹靶场,试射激光制导炮弹的5”/54 Mk 16火炮。Image ctsy US Army, via NavWeaps

虽然Mk 16作为炮舰主炮仅有少量服役,但其成为了5”/54 Mk 18的设计基础。相比于Mk 16,Mk 18的炮身设计仅有略微区别,但其配套的Mk 42炮塔更为先进,拥有自动填装能力,设计射速高达40rpm,是美国二战后新式驱逐舰的标准主炮。

USS Wilkinson (DL-5) 画面前方的是其5”/54 Mk 18主炮,该舰正在发射RUR-4 Alpha武器反潜火箭弹。Image ctsy NHHC, 80-G-K-20408

1939-40:条约巡洋舰,新式舰炮提案

1938年,虽然欧陆已濒临战争边缘,但1936年美英法签订的第二次伦敦海军条约依然生效。美国海军该年的造舰计划中,即包括两艘符合条约中对(b)类轻型水面舰艇(即轻巡洋舰)排水量限制的8,000吨6吋轻巡洋舰,即12D方案。该方案与1937-1938年亚特兰大(Atlanta)级轻巡洋舰设计期间的12/12C方案有一定联系。12D方案仅配备四座联装6吋双用途炮,修改后增至五座,方案编号改为12E。美国海军高层对该方案并不满意,特别是1913-1920年间担任海军助理部长(Assistant Secretary of the Navy),对海军事宜理解不深但颇感兴趣的总统富兰克林 D. 罗斯福。罗斯福认为该方案火力不足,并要求其配备四门11吋或12吋主炮,以对抗德意志(Deutschland)级装甲舰。

1939年的8,000吨轻巡12E方案。Image ctsy US Cruisers

时至1939年9月,英国卷入二战。9月3日,英国宣布战争期间其将不再遵守第二次伦敦海军条约。(第二次伦敦条约中禁止建造重巡洋舰或8,000吨以上排水量的轻巡洋舰。但如签约国判断自身国防安全受威胁,则可以在通知其他签约国的情况下,暂停履行该条款。如签约国卷入战争,则可以在通知其他签约国的情况下,暂停履行条约部分或全部条款,相应的,其他签约国也可以在协商后暂停履行条约部分或全部条款。)美国海军认为如英国不再遵守条约,其也应该放开万吨轻巡洋舰和重巡洋舰的建造。美国在1939年10月3日宣布暂停履行第二次伦敦条约。

但此时海军参谋部(General Board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对BuOrd提议的新式小口径双用途炮(5.4”/48及5”/54)更感兴趣,因此在1939年推动设计一级7,000-7,500吨,配备新式主炮的巡洋舰。1939年11月完成的第一型CLD方案(S-511-2)排水量7,450吨,配备6座5”/54双用途炮,不配备鱼雷,最高航速32.5kt。参谋部对该方案并不满意,因此8,000吨轻巡12E方案经过修改,成为了第二版CLD方案(S-511-23)。该方案排水量8,100吨,配备8座5”/54双用途炮,两座四联装鱼雷管,最高航速33.5kt。但因为海军作战部长(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CNO)支持建造万吨的海伦娜(Helena)改型(即克利夫兰Cleveland级),CLD方案没有得到进一步发展。

7,500吨的第一型CLD方案。Image ctsy NHHC, S-511-2
8,100吨的第二型CLD方案,注意其舰体设计继承12E方案。Image ctsy NHHC, S-511-23

CLD方案和二战后期的CL-154计划并没有直接联系,因此不做过多赘述。

克利夫兰级轻巡USS Denver (CL-58) Image ctsy NHHC, 80-G-384393
同级USS Columbia (CL-56) Image ctsy NHHC, NH 98064

1942:亚特兰大级轻巡,Mk 16的实战检验?

1942年6月初,蒙大拿级战列舰的建造计划暂停,为该级战列舰设计的5”/54 Mk 16双用途炮也因此失去了载体。(虽然如上文所述,Mk 16在中途岛级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驱逐舰上服役,但两者均为Mk 39单装炮座,联装的Mk 41最终未能上舰)

同月末,BuOrd提出在小型巡洋舰上配备Mk 16舰炮。其将此应用视为对其新舰炮设计的实战检验,并极力推动该设计上舰。此时,第一批亚特兰大级4舰均已服役,而第二批亚特兰大级,又称奥克兰(Oakland)级尚未下水。

USS Atlanta (CL-51)和USS San Diego (CL-53),均为第一批亚特兰大级轻巡。Image ctsy US Cruisers
第一批亚特兰大级的布局,注意其舰桥上的CIC。Image ctsy US Cruisers
1942年1月,波士顿港的USS San Diego (CL-53) Image ctsy NHHC, 19-N-27236
第一批亚特兰大级的USS Juneau I (CL-52),注意其舯部的侧舷主炮。Image ctsy NHHC, 19-N-31277
1945年的第二批亚特兰大级轻巡(奥克兰级) Image ctsy US Cruisers
USS Tucson (CL-98),摄于1945年,注意其六座主炮均在中轴线上。Image ctsy NHHC, NH 50004

美国海军舰船局(Bureau of Ships, BuShips)认为其中至少有两艘建造进度尚浅,有配备Mk 16的改造空间。同年7月初,BuShips提出了三种方案:

  • 搭载五座联装5”/54主炮,炮座和扬弹设施防护削减至0.75” STS。
  • 搭载五座联装5”/54主炮,炮座和扬弹设施防护维持奥克兰级的防护水平(1.25” STS)。该方案会增加50吨排水量,并需要将舰宽增加12吋。
  • 搭载四座联装5”/54主炮,炮座和扬弹设施防护维持奥克兰级的防护水平。

BuShips推荐第一种方案,认为可行性佳且性能理想,可以在短时间内修改完成。该方案维持原6,000吨亚特兰大级的舰体设计,避免了耗时巨大的舰体修改。BuOrd对BuShips的观点表示赞同,并推荐根据该方案修改三艘6,000吨巡洋舰。7月下旬,“5”/54巡洋舰A方案”(S-511-53-A)初步设计完成。

在亚特兰大级舰体上配备五座5”/54 Mk 16的A方案。Image ctsy NHHC, S-511-53-A

参谋部虽然对新舰炮的设计进度和弹道性能表示赞赏,但对BuOrd提出的将三艘小型巡洋舰作为火炮实战检验平台的提议表示反对。此时Mk 12已是美国海军通用的大口径双用途炮,Mk 16的炮座 炮身 弹药均与Mk 12不同,维护程序也有区别。如此时让Mk 16小规模服役,则会对战争期间的后勤链造成巨大的干扰。因此,同年8月参谋部否决了A方案。

CL-154方案并非A方案的改型,但是因为两者均为配备Mk 16的小型巡洋舰方案,所以可以认为有一定联系。


朱诺的重量问题

1943年9月,美国海军订购了三艘新式5”/38防空巡洋舰。为纪念瓜岛战役期间战沉的第一批次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朱诺(Juneau I, CL-52),新巡洋舰称为朱诺(Juneau II, CL-119)级。类似于二战期间的俄勒冈城级和法戈(Fargo)级,朱诺级也是根据战争期间运用经验,对战前设计进行改良的结果。

俄勒冈城级的首舰USS Oregon City (CA-122) Image ctsy NHHC, 80-G-262557
法戈级的首舰USS Fargo (CL-106) Image ctsy NHHC, NH 98918

朱诺级的主要改动包括:

  • 为降低重心,上层建筑重新设计,BC WX主炮下放一层。
  • 5吋炮指挥仪向舰体中心移动,离其指挥的主炮群更远。
  • CIC从舰桥移入装甲盒内。
  • 去除鱼雷管及反潜武备。
  • 增加中小口径防空炮数量。
  • 水密性增强。
换装3”/50 RF Mk 22前的朱诺级轻巡USS Juneau (CL-119) ,注意其A B X Y主炮在同一层甲板上。 Image ctsy US Cruiser
下水时的USS Juneau (CL-119),其防空炮和各种设备仍待安装,摄于1945年7月15日。Image ctsy NHHC, NH 91929
1951年的USS Juneau (CLAA-119),此时其中口径防空炮仍为服役时的40mm炮。Image ctsy NHHC, NH 96890
1952年改造后的USS Juneau (CLAA-119),其此时已换装3”/50 RF Mk 22中口径防空炮。Image ctsy NHHC, NH 96895
USS Juneau (CLAA-119)的舰艉,注意其主炮布局,艉甲板上的3”/50 RF Mk 22防空炮。和前级不同,朱诺级不配备深弹。Image ctsy NHHC, NH 96986

时至1944年春,海军参谋部开始考虑建造一级防空巡洋舰,以作为朱诺级的后续舰型。此时,BuShips已难以掩盖其对亚特兰大级/朱诺级的6,000吨船体的不满。

1944年5月末,BuShips明确反对建造第二批朱诺级。其认为亚特兰大级船体已严重过载,缺乏改造空间。且其判断这批巡洋舰服役时,5”/38将不再能从容应付当时的新式舰载机。

此外,新式驱逐舰也可以作为朱诺级的替代品:1944年上旬已开始服役的萨姆纳(Allen M. Sumner)级驱逐舰和已有开工的基林(Gearing)级驱逐舰均配备三座联装5”/38 Mk 12主炮,火力相当于朱诺级的一半。而一艘新式驱逐舰的造价仅有朱诺级的三分之一。生存性方面,虽然朱诺级抗沉性优于单一驱逐舰,但面对密集空袭,被2-3发鱼雷或1,000lbs级航弹命中时,两者均无法幸存。

因此,BuShips建议设计一型新的8,000吨级巡洋舰,配备5-6座联装5”/54主炮。但如果需要再建造一批5”/38巡洋舰,则其建议削减其破片防护水平和中小口径防空炮备弹以减轻重量。

一个月后,BuShips撤回了之前关于8,000吨轻巡的建议。亚特兰大级在太平洋战场的出色表现证明了5”/38防空轻巡洋舰的存在价值。

但是,BuShips仍然认为朱诺级严重过载。其希望通过将主炮炮座和扬弹设施的破片防护从1.25”降至0.75”,指挥室破片防护从0.75”降至0.5”,以及削减中小口径防空炮的破片防护和备弹的方式,将新舰的标准排水量从朱诺级的6,500吨压缩到6,300吨。

此外,BuShips建议进一步削减防护,甚至提出将整条3.75”主装甲带删除,仅留1”左右的船壳维持舰体强度。美国海军5吋小型巡洋舰主要用于舰队防空,主装甲带防护的重要性相对于设计参与水面炮战的6吋 8吋巡洋要低。但防空任务期间还是有可能受到敌机火箭弹和弹跳轰炸攻击,萨马岛海战等航母编队遭遇水面炮战的情况也无法完全避免,因此主装甲带并非完全无用,将其删除也是无奈之举。

这些改动额外省下285吨排水量。BuShips推算这些改动能使最高航速提升0.2kt,达32.9kt。此外,20kt经济航速时,其航程增加300nmi。


1944:下一代防空轻巡

1944年9月,美国舰队总司令(Commander in Chief, United States Fleet)恩斯特 金(Ernest J King)上将认为BuShips提出的修改方案航速偏低。其希望朱诺级的后续舰型最大航速能超过舰队航速5kt,达35kt,以便其配合高速舰。因此,海军参谋部要求BuShips研究满足金上将对航速要求的防空巡洋舰设计,此外,参谋部还希望BuShips研究使用5”/54替换5”/38作为新舰型主炮的可能性。

应参谋部要求,BuShips设计了一系列最高航速达35kt的新方案,均使用100,000shp出力的新式动力组。其中包括沿用亚特兰大级/朱诺级530ft(水线长)船体,配备四座联装5”/38或5”/54主炮的方案,以及使用6,500吨560ft船体,配备六座联装5”/38或五座联装5”/54主炮的方案。相比于其排水量,配备四座主炮的方案火力严重不足,因此很快被否决。 1944年10月的参谋部听证会上,BuShips提出了四种方案,基本特性如下:

 

A

B

X

Y

主炮型号

5”/38 Mk 12

5”/54 Mk 16

主炮数量

5*2

6*2

舰体长度

560ft

580ft

动力组

100,000shp

其中,使用5”/38 Mk 12主炮的A B方案防护配置均采用之前BuShips对于朱诺级改型的提议,破片防护相比朱诺级有所缩减。6座主炮的方案均为火力分布理想的ABC-WXY布局,其中使用5”/38的B方案可以认为是延长舰体并增加动力组出力,最大航速增加到35kt的朱诺级。

听证会上,参谋部虽然对现有方案表示满意,但认为因为BuShips现有设计任务不重,应再设计一套新方案。

虽然亚特兰大级实战主要作为舰队防空舰使用,但金上将希望新舰型能兼顾驱逐舰领舰和高速船团护航的任务,并强调了35kt最大航速的必要性。此外,金上将还希望新舰型的主炮火力相比朱诺级有所提升。BuOrd建议为Mk 16设计一型新式炮座。其提案被描述为紧凑的联装炮座,运作高度自动化以减少炮塔人员数量。(该提议最终发展为战后新式驱逐舰的Mk 18主炮和Mk 42单装炮座)

对于新方案,BuOrd希望其主炮布局回归亚特兰大级的三层背负设计,以保证对舰体中轴线上目标的火力。此外,BuOrd认为其新研发的21” Mk 17过氧化氢鱼雷性能理想,有作战价值,建议在新方案上配备鱼雷发射管。 听证会后,BuShips开始了新方案的设计工作。其新方案舰体长度延长至580ft,根据中轴线炮塔布局分为两类,三层背负式布局和朱诺级布局。其中三层背负式的方案除了方案C外,还有其衍生的方案C-1, C-2, C-3,特性对比如下:

 

C

C-1

C-2

C-3

B

舰体长度

580ft

560ft

排水量

6,900t

7,020t

N/A

7,250t

6,550t

主炮型号

5”/54 (自动填装)

5”/38 Mk 12

主炮配置

6*2

8*2

6*2

主炮布局

ABC-WXY

ABC-PQ-WXY

ABC-WXY

中口径防空炮配置

3*4 40mm

8*2 40mm

32 40mm

(配置不明)

1*4 40mm

8*2 40mm

(6*4 40mm

4*2 40mm)

小口径防空炮配置

15*1 20mm

N/A

N/A

(8*2 20mm)

防空炮备弹量

减半

维持朱诺级备弹量

减半

C-2方案“比C方案多4门40mm炮”,具体配置不详。C-3方案多出的两座炮塔位于舰舯,两舷各一座,替代C/C-1方案中两座四联装40mm炮。C-3的炮塔位于鱼雷管前方,与第一批亚特兰大级布局并不完全一致。B方案为前文提到,配置类似延长舰体朱诺级的设计,此处用于对比。

主炮布局类似朱诺级的设计资料暂缺。

1944年11月30日,“5”/54巡洋舰方案C”(S-511-66)和方案C-3的初步设计完成。此时两者特性相比上文数据均有小幅改动,主要在防空炮配置。

1944年12月,BuOrd对11月末的初步设计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其希望新舰型的主炮数量超过六座,但又认为C-3的八座主炮略显多余。BuOrd建议将C-3方案的侧舷炮删除,改为舰舯中轴线一座(位于两座烟囱之间),即共七座联装主炮。除此之外,其还希望将鱼雷管从四联装升级为五联装。

5”/54巡洋舰方案C。此时其主炮仅为构想,设计图上注明“自动填装”。Image ctsy NHHC, S-511-66
5”/54巡洋舰方案C3,相对方案C其主炮配置有所区别。Image ctsy US Cruisers
(注:原图注将8座主炮方案称为C,而将6座主炮方案称为C3,推测是图注有误)

1944年12月末,BuShips向参谋部提交了再次修改后的C方案。应BuOrd要求,其配备的鱼雷管从四联装改为五联装,此外与11月末的C方案并无显著区别。此时的防空配置为四座四联装及六座联装40mm,十二座联装20mm。和没有反潜能力的朱诺级不同,C方案配备声呐,有两组深水炸弹投放轨(可拆卸),但没有深弹投射器。

但之后的三个月,新方案的预计排水量不断增长。到1945年3月,该方案的指标变化如下:

  • 标准排水量增至7,370吨
  • 最大排水量增至8,930吨
  • 最大航速下降到34.8kt
  • 主装甲带从3.75”减至3.125”,附于0.625”的结构钢上
  • 在舰队总司令金上将推动下,鱼雷管被删除

尽管如此,因为5”/54自动炮的重量尚不确定,所以BuShips判断该方案的排水量还会进一步增长。7,370吨方案为主炮预留的增长空间为100吨,而进一步放大的设计预留了200吨。为维持适航性,BuShips还计划拓宽此方案的舰体宽度,因此排水量还会再增加100吨。此外,BuShips还希望在前主炮群增加一座四联装40mm炮,位于C主炮的背负位置,将新舰的中口径防空炮数量拉到与前级朱诺级持平(共32门40mm),此改动会额外增加40吨排水量。这些改动预计会将排水量提升至7,750吨,因此最大航速降至34kt。

1945年3月的造舰计划中包括5艘新防空式轻巡洋舰,舰体编号154-159,计划在纽约造船厂(New York Shipbuilding Corporation, New York Ship)建造。但在3月27日,设计方案提交当天,该造舰计划被富兰克林 D. 罗斯福否决,因此CL-154未能开工。


1945:方案重启,排水量的不断增长

1945年5月10日,时任海军部长詹姆斯 福莱斯特(James V. Forrestal)要求根据战争经验,设计一系列新舰:一型航空母舰 一型5”/54防空巡洋舰 一型大型驱逐舰及一型潜艇。应海军部长要求,CL-154方案的设计工作重启。

此时,为将最大航速恢复至满意水平,BuShips推荐将舰体延长。如原7,750吨方案维持100,000shp的动力组出力,则需要将水线长度延长至600ft,才能将航速拉回34.5kt,并导致标准排水量增长至8,150吨。而如果需要用100,000shp动力组达到原计划的35kt航速,则水线长度会延长至640ft,排水量增长至8,900吨。相比之下,配备6吋炮的布鲁克林(Brooklyn)级轻巡标准排水量10,000吨,水线长600ft。因为后者大小太过接近6吋轻巡,BuShips认为前者更为合理。

但时至同年9月,新防空巡洋舰的指标再次变动。新方案特性如下:

  • 六座联装5”/54自动主炮
  • 六座或八座新3”/70中口径防空炮
  • 舰体水线长度延长至610ft
  • 标准排水量增长至8,800吨,满载排水量达11,050吨
  • 动力组出力提升,达110,000shp
  • 最大航速提升达35.2kt
  • 因新式火炮及新指挥仪预估重量不断增长,计划额外计入250吨的增长空间

此时,协调BuShips和BuOrd设计工作的部门已从参谋部变为新成立的基本计划审议委员会(Ship Characteristics Board, SCB)。SCB对该方案并不看好,其结论与1944年5月BuShips对朱诺级后续舰型的评价出奇的一致:

确实,相比于单一驱逐舰,该方案执行舰队指挥和防空任务的能力更强,但是其火力仅和两艘驱逐舰相当,生存性也并不比驱逐舰有明显优势。此外,对高航速的执着是其排水量不断增长的主要原因。

尽管此时的推算认为新防空巡洋舰方案的最大航速可达35kt,SCB仍对其双推进轴动力组设计表示怀疑,认为其难以达到34kt以上的航速。但如为确保35kt航速将动力组配置改为四轴,又会造成排水量进一步增长。

SCB认为该防空巡洋舰方案是驱逐舰和巡洋舰之间的妥协产物,难以应付未来海军的战术需求。尽管战争期间亚特兰大级作为舰队防空舰表现出色,下一防空轻巡的高昂造价使SCB难以接受。SCB甚至没有为5”/45防空巡洋舰分配工程代号,其对该防空巡洋舰方案的消极态度可见一斑。

作为巡洋舰计划的替代品,SCB建议设计两种舰艇:廉价,能大量建造的轻型防空舰,以及以重巡洋舰或主力舰舰体为基础改造的“重型支援舰”。

轻型防空舰(SCB-5)最终发展成米切尔(Mitscher)级驱逐领舰,配备两座Mk 42单装5”/54 Mk 18主炮及两座Mk 37联装3”/70 Mk 26中口径防空炮。大型舰则没有进一步发展。

米切尔级驱逐领舰USS Willis A. Lee (DL-4) Image ctsy NHHC, K-20709
同级首舰USS Mitscher (DL-2),摄于1957年。Image ctsy NHHC, NH 67626

CL-154方案的结局,也标志着战争期间巡洋舰排水量无限制增长时代的完结。


无关

虽然和CL-154方案没有直接联系,但战后确有一级5”/54为主炮的火炮巡洋舰服役,指挥巡洋舰北安普顿(Northampton II, CLC-1)。原作为俄勒冈城级重巡洋舰开工,其被改造成指挥巡洋舰,配备四座Mk 42单装5”/54 Mk 18,及四座Mk 37联装3”/70 Mk 26火炮。

完工时的USS Northampton (CLC-1),此时3”/70 Mk 26研制尚未完成,其中口径防空炮暂时使用3”/50 RF Mk 22。Image ctsy US Cruisers
1962年的USS Northampton (CC-1),此时其舰舯的中口径防空炮已被计划中的3”/70 Mk 26替换。Image ctsy NHHC, NH 106503

此外,未完工的第三艘阿拉斯加(Alaska)级大型巡洋舰夏威夷(Hawaii)也有改造为5”/54主炮的大型指挥舰的计划,工程编号SCB-83。该计划研讨期间,夏威夷的舰体编号曾短暂改为CBC-1。该方案最终未能实行。

1947年1月6日,停工前的Hawaii (CB-3) Image ctsy NHHC, NH 93586
1947年1月6日,停工前的Hawaii (CB-3) Image ctsy NHHC, NH 93587
将Hawaii改造为指挥巡洋舰的SCB 83方案之一,此方案其配备12座5”/54 Mk 18。Image ctsy US Cruisers
1959年即将被拆解的Hawaii (CB-3) Image ctsy NHHC, NH 89293

参考资料

  1. DiGiulian, Tony. NavWeaps. Accessed February 20, 2021.
  2. Treaty for the Limitation of Naval Armament”, signed March 25, 1936. 50 Stat. 1363; T.S. 919.
  3. Friedman, Norman, A. D. Baker, and Alan Raven. U.S. Cruisers: an Illustrated Design History.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20.
  4. Friedman, Norman. U.S. Destroyers: an Illustrated Design History.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4.
  5. Jordan, John. Warships After Washingt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ive Major Fleets 1922-1930. Barnsley:  Sword & Books Ltd, 2015.
  6. Jordan, John. Warships after London: the End of the Treaty Era in the Five Major Fleets, 1930-1936. Seaforth Publishing, 2020.
  7. 緹恩 (tn_aimoncha) – 亞服最棒尖叫cc上線了.” Twitch. Accessed February 20, 2021.

文章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