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军的复仇级——君权/阿尔汉格尔斯克号战列舰舰史

本文翻译自Christopher Eger的博客LSOZI,原文发布于2019年11月27日
翻译:HMS_Swiftsure_08
本译文为浩舰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通过首页邮箱联系我们


IWM照片,由Atsushi Yamashita/Monochrome Specter上色

图中的是皇家海军的R级(也称为复仇级)战列舰君权号(HMS Royal Sovereign,舷号05)着其和平时期涂装进入马耳他港,摄于1920年代。于世界大战中服役,其为大英帝国服役跨四个年代,却成为了二战同盟关系降温进入冷战的令人不快的早期信号之一。

R级战列舰在一次大战前夕英德战列舰竞赛时期设计。作为强力的伊丽莎白女王级后继舰型,本计划建造8艘同型舰:复仇(Revenge),决心(Resolution),皇家橡树(Royal Oak),君权(Royal Sovereign), 拉米利斯(Ramillies),抵抗(Resistance),声望(Renown)及反击(Repulse)。抵抗号在建造期间取消,后两舰声望及反击改为排水量较小,航速更快的战列巡洋舰。 其配备8门BL 15英寸 Mark I舰炮,安装在四座联装炮塔中,布局为传统的前二后二。15”/42 Mark I可能是最好的皇家海军服役舰炮,其弹重1,900磅,射程33,550码。其入役使,绝大部分战列舰仅配备12英寸主炮。

世界大战期间,君权号后主炮开火 (IWM Q18138)
世界大战后期,炮术训练中开火的君权号
世界大战后期,炮术训练中开火的君权号

R级战列舰的防护包括最厚处达13英寸的装甲带,排水量高达近33,000吨,但仍有21节的航速。

本级分在四个船厂建造。1914年1月15日,君权号在HMNB朴次茅斯开工,此时离大战爆发仅7个月。

本舰是皇家海军1519年来第8艘名为“君权”的军舰,在舰队里有着“Tiddley Quid”的外号——quid和sovereign均为一英镑的别称。 建成的5艘R级战列舰在1916年2月到1917年9月之间下水,君权号于1916年4月29日下水。因此,仍在试航的本舰错过了日德兰海战。其与姊妹舰一起成为了第一战列舰分队的一部分,但大战剩下的时日内,因德帝国公海舰队不愿重演日德兰海战,其避免了重大战事。

组成战列线的第一战列舰分队诸舰:君权、复仇、决心(从近到远)-IWM Q17926
世界大战中,海上的第一战列舰分队各舰:复仇、决心、君权(IWM Q18123, Q18136)
世界大战中,海上的第一战列舰分队各舰:复仇、决心、君权(IWM Q18123, Q18136)

1918年11月,德国公海舰队进入斯卡帕湾时,R级战列舰是协约国战列线的成员。

1918年11月21日德国投降日时皇家海军第一战列舰分队的战列舰。右下角画家注“德国投降的早上”。这张第一战列舰分队R级战列舰的绘画是从其旗舰复仇号上取景,此时,画家威廉·莱昂内尔应海军上将查尔斯麦登爵士邀请在旗舰做客一个月。画中跟随复仇号的是决心号,此后分别是君权号和皇家橡树号 – RMG PW1743

1920年4月,君权号及姊妹舰决心号前往地中海中部,并参与了俄国内战及希腊-土耳其战争。她们的行动包括在同年7月希腊夏日攻势期间炮击土耳其位于穆达尼亚的阵地以及11月为克里米亚地区失去了俄国人特权的140,000名白俄流散居民提供庇护。在提供庇护期间,君权号搭载了数名俄国小贵族,舰如其名。

1920年7月6日,穆达尼亚,君权号的6英寸副炮开火
1920年7月,穆达尼亚,顶着重机枪及步枪火力强行登陆后的君权号舰员

作为条约时代不断缩水的皇家海军的一员,君权号在1920-30年代剩下的时间在改装和和平时代的军演中渡过。

尽管其现代化改造不如同时代的美国无畏舰,甚至不如前级伊丽莎白女王级的改造彻底,R级仍获得了防雷带鼓包,其一部分6英寸炮廓副炮被拆除——因在大多数海况下浸水严重,作用有限——以换取一些防空炮。

1930年,海上的英国R级战列舰复仇,拉米利斯、君权、决心,摄于姊妹舰皇家橡树
1938年的君权号

1930年代末国际形势僵化,R级五姊妹与被拆解的命运擦肩而过,原计划将其派往远东,组成当时认为能威慑日本人避免开战的一支舰队,也未能成行。时至1939年9月,欧洲烽火四起之时,君权号已在冰岛沿海与四艘驱逐舰一起执行巡逻任务了。

她二战生涯的早期在大西洋舰队护航任务中度过。值得注意的是,1940年1月,其前往朴次茅斯的Pitch House码头,搭载了总价值500万英镑的金块,将其运往加拿大代为保管。返程路上,其为哈利法克斯启程的HX 18船队提供了护航。此后,为预防德国战列舰骚扰,其为HX 22, HX 28, HX 34商船队提供了护航。

1940年4月,君权号作为地中海C部队,后B部队的一部分,途经马耳他,在直布罗陀与亚历山大港之间往返,度过了整个夏天,全程规避轴心国的空袭和潜艇。

同年7月,其参与了卡拉布里亚海战,与意大利皇家海军的朱利奥·凯撒号及加富尔伯爵号战列舰对峙。但其较低的航速(18节)妨碍了其交战,炮战的任务被厌战号包揽。

途径苏伊士运河,其抵达德班,在此修理了其难缠的锅炉(此时,其仅有一组锅炉正常运转),时至年末,君权号重回北大西洋为自哈利法克斯启程的低速货船队护航。

1941年,其为SC 16, HX 103, TC 09, HX 113, HX 114, HX 116, HX 120, HX 124货船队提供了护航,5月末,其进入(名义上中立)的诺福克海军船厂接受维护,并安装了额外的防空炮。

诺福克海军船厂,出现在标志性的锤头吊机下的君权号

横跨大西洋,其在8月进入格里诺克,安装了其第一批雷达:为其15英寸主炮提供火控的284型,副炮的285型,对空预警的286型及水面搜索用的273型。

1941年10月28日,进入格里诺克浮动船坞的君权号 (IWM A6151, IWM A6149)
1941年10月28日,进入格里诺克浮动船坞的君权号 (IWM A6151, IWM A6149)

1941年11月下旬,面临远东备战充分的日本的威胁,本舰加入了规模巨大的WS 12Z船队支援新加坡。途中,日本突袭珍珠港,此时皇家海军真正卷入了一场全球性的战争。

因此,君权号的航程在进入太平洋前被中断,而与其姊妹舰拉米利斯、复仇和决心一起,在1942年2月加入了东方舰队的第三战列舰队(另皇家橡树号于1939年10月于斯卡帕湾被德国潜艇击沉)。尽管如此,本级被认为在对日作战价值有限,丘吉尔曾称其“棺材船”,持此观点的不在少数。

接下来一年,该舰队在印度洋活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日潜艇及空袭,并组成了一支“存在舰队”,算是有些价值。

印度洋上东方舰队的决心号和君权号 (IWM A11791)
二战后期印度洋上作为东方舰队一部分的君权号 (IWM A11795)

1942年10月,本舰前往美国,其安装了额外的水平装甲以提高对抗航弹的生存性,并安装了46门20mm厄利孔机炮,14门单装,16门联装。其在“友爱之城”滞留了将近一年,其多数舰员被新兵替代。因此,1943年其离开费城时,舰容已焕然一新。

1943年9月14日,费城海军船厂 (IWM FL18403)
改装后于斯卡帕湾下锚的君权号,摄于伦敦号巡洋舰 (IWM A5896)

1943年9月,盟军进军意大利后,该国投降。因此,意大利皇家海军的主力舰驶往马耳他,并在战争剩下的时日接受英军管辖。其中包括了25,000吨级的加富尔伯爵级无畏舰朱利奥·凯撒。

1937-1938,经过塔兰托旋转桥(Ponte Girevole)的朱利奥·凯撒号战列舰

1943年11月德黑兰会议上,斯大林向丘吉尔和罗斯福表达了他对这条拥有11英寸装甲和10门12.6英寸主炮,服役于1914年的二手意面战列舰的意向。他希望该舰作为战争赔偿转给苏联海军。

但是,此时意大利陷入了内战,北部亲德的法西斯分子仍与盟军对抗。如果此时分割受管辖的意舰,罗马难免会有意见。

为了满足斯大林的贪欲,丘吉尔提出租借刚刚完成大改造的君权号,毕竟该舰比意舰更新,更大,也更强(讽刺的是,该舰曾在1940年卡拉布里亚海战与意舰对抗)。当战争真正结束,朱利奥·凯撒号能驶往斯瓦斯托波尔之时,苏联人则会将租借的君权号物归原主。

该提议被斯大林接受。于是,5月末,4艘潜艇及8艘驱逐舰伴随君权号在洛塞思移交红海军。伴随其的是三天庆典,据报道当场情绪高昂。毕竟,这些舰不但会参与到对德作战,还会进入远东战场——斯大林承诺在欧战胜利90天以内投入对日作战。

皇家海军给俄国的赠礼,1944年5月29-31日,洛塞思。英国战列舰君权号伴随四艘英国潜艇Ursula、Unison、Unbroken、Sunfish及8艘原美国驱逐舰被移交苏联海军 (IWM A23809)
敲响君权号(此时已移交苏联海军并改名阿尔汉格尔斯克)舰钟的苏联水手 (IWM A23811)
阿尔汉格尔斯克号战列舰的后主炮群,注意皇家海军式的炮口塞

整个六七月,苏联海军的舰员在英国近海训练,因此错过了登陆日的霸王行动。1944年8月17日,其从斯卡帕湾出发加入JW 59船队前往摩尔曼斯克,舰上悬挂苏联海军旗。

其加入了苏联的北方舰队,并成为了德国人的目标。德国大小潜艇不断尝试击沉该舰,但终究未果。

其也,按照苏联习俗,获得了一些新的吉祥物。

本舰是于苏联服役的最强战列舰,比帝俄时代的甘古特级(25,000吨,12门12英寸主炮)及玛丽亚皇后级(23,000吨,12门12英寸主炮)更大,更强。尽管此时苏联开工了四艘巨大的苏维埃联盟级超无畏舰,排水量高达65,000吨,该级却从未接近完工。

苏联战列舰阿尔汉格尔斯克号(前君权号),摄于1944年 (NH71448,NH71449)
苏联战列舰阿尔汉格尔斯克号(前君权号),摄于1944年 (NH71448,NH71449)

战争结束后,四强划分意大利舰队期间,本舰仍在红海军之列。

1947年简氏中,其被列为苏联的首要主力舰,并配上整整一页其相关资料。

1948年12月,苏联被准许接手作为战争赔偿的战列舰朱利奥·凯撒号,该舰先被转移到西西里,后到阿尔巴尼亚,在1949年2月6日正式入列红海军,改名新罗西斯克号。

在苏联接受意舰的同时,阿尔汉格尔斯克号也准备重归皇家海军。1949年2月4日,其进入洛塞思,5天后,其再次成为英国海军的军舰,并悬挂白底皇家海军旗。

福斯桥下的君权号
1949年2月9日,搭载红海军的君权号经过福斯桥进入洛塞思,正式归还皇家海军。

与1944年交接仪式的庆典氛围不同,1949年的归还没有庆祝,大多数苏联人拒绝参加社交活动和聚会,该情况甚至引发了英国议会辩论。

令人悲哀的是,苏联人对此事并不热衷。此时正是柏林空运的顶点,丘吉尔的“铁幕”演讲已过去三年,而北大西洋公约条约正在华盛顿特区谈判,并会在同年4月签字。

检查后,英国人发现君权号的设施状况……不容乐观。

具体来说,大量的设施损坏,有些不知所踪。其炮塔炮座锈蚀严重,以至于四座炮塔无一能转动。舰上满是各种害虫。有些报告甚至称该舰的污水系统已堵塞数月,甚至成年,导致红海军的水手将不常用的舱室当作临时厕所使用。这种情况并非个例,1944年美国海军租借给苏联的密尔沃基号巡洋舰,在苏联服役期间称摩尔曼斯克,在1949年3月归还之时舰容也不相上下。

君权号的命运已然明了,此时其三条姊妹舰已被计划拆解,其也被加入拆解名单,并在同年末送往拆船厂。

本舰及姊妹舰复仇号的主炮炮塔驱动设施及相关组件被废物再利用,作为卓瑞尔河岸天文台的Mark I射电望远镜(洛弗尔望远镜)的一部分,从1940年代末服役至今。其至今仍是世界最大的可转动射电望远镜之一。

君权号的舰名没有再次使用,但当时的海军绘画记录了她的身姿。

RMG PV2691
RMG PW1809

看起来俄国人留下了一些纪念品,包括本舰残损的舰钟,现存于某海军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