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谈超测:0.10.4平衡性变动

在开发者日志中所提及的改动为初步调整,在测试期间可能会修改,也可能不会在正式服实装,最终版本将在官网上发布。

​本篇内容的开发者日志原文翻译来自浩舰:
0.10.4版本,平衡性变动(1)

0.10.4版本,平衡性变动(2)

本篇中所有由本作者原创的内容(包括文字和表格),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本期目录

  • X级英国战列舰雷神变动
  • X级苏联大型巡洋舰斯大林格勒变动
  • VII级美国巡洋舰弗林特变动
  • X级苏联驱逐舰雷暴变动
  • X级德国驱逐舰Z52变动
  • IX级英国驱逐舰日德兰变动
  • VIII-IX级泛亚驱逐舰变动
  • VIII级泛亚驱逐舰汾阳变动
  • 德驱二线变动
  • VIII级美国巡洋舰克利夫兰变动
  • VI-VIII级英国轻巡洋舰变动
  • X级苏联巡洋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变动
  • VII级日本战列舰长门变动
  • V级意大利战列舰加富尔伯爵变动
  • VI级意大利战列舰安德里亚·多利亚变动
  • VII-VIII级意大利战列舰变动
  • 荷兰巡洋舰变动
  • VIII级美国战列舰星座变动
  • VII级英联邦战列舰育空变动
  • VII级德国巡洋舰魏玛变动

X级英国战列舰雷神变动

主炮射程从23km减少到21.5km。

这次对雷神和斯大林格勒的调整是Wargaming近来对煤船和钢船的第二次调整。继上一次借助玩家对雷神的舆论压力调整了雷神和斯大林格勒的数据后,Wargaming似乎在对煤船钢船的数据调整上大胆起来。 这一次削弱将雷神的远距离喷火能力推向了边缘。主AP的雷神在远距离较难打出有效伤害,因此他们本就会选择在较近的距离作战;但是HE不存在这个问题。借助非常优秀的主炮精度,雷神大可对射程极限处的战列舰肆意妄为,而少有生存性的压力,这也是游戏环境恶劣的原因之一。这次削弱同样再次要求雷神玩家拉近交战距离,以迫使雷神暴露出她生存端在装甲防护和血池上的弱点。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你永远无法阻止一个执意抛屎的玩家安装射程插游玩雷神。


X级苏联大型巡洋舰斯大林格勒变动

“监视雷达”消耗品的作用使用从25s减少到20s。

如果说上一次对斯大林的削弱是为简化游戏机制而服务,使斯大林格勒和喀琅施塔得的雷达时间维持一致,那么这一次我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释斯大林格勒的变动。斯大林格勒凭借着强而有力的主炮依旧能维持不错的强度,但生存性方面由于巡洋舰失去了大灭火技能而稍显尴尬。

钢船本是给核心玩家的玩具,因此具有较高的强度。随着煤和钢这些游戏货币必然性的通货膨胀,对钢船的某些部分做出调整是有必要的,但调整的方向应当是价格而不是属性——换句话说,Wargaming在数据发布时就应当确认这些舰船的平衡性万无一失,否则如果我们辛苦积攒的煤和钢换得的舰船随时可能被削弱,这未免使得人心惶惶。


VII级美国巡洋舰弗林特变动

主炮射程从11.1km增加到11.9km;

主炮装填时间从4.9s增加到5.1s。

如Wargaming之前“会密切关注弗林特和斯摩棱斯克”所言,弗林特的射程确实得到了加强——尽管这有些微不足道,而且以射速为代价,但是整体而言是值得的。对弗林特这样高投射量的超轻巡而言,0.2s的射速可有可无,但是0.8km的射程却是至关只要的提升。一方面这让弗林特的输出环境更加安全;另一方面,弗林特更容易充分利用她的烟雾,而不是在烟雾还有相当长剩余时间的时候,所有敌舰就都全部跑出射程外。


X级苏联驱逐舰雷暴变动

可研发鱼雷的最大伤害从15100增加到16200;

进水率从250%增加到271%。

雷暴是战场上的多面手。他在雷击、炮击、防空、机动等各方面均具有一定的能力,但又都不够出色。考虑到雷暴的玩法更接近常规驱逐舰,而非哈巴罗夫斯克、埃尔宾、克莱贝尔等公海洗大船的玩法,鱼雷是其针对大船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雷暴的鱼雷标伤和进水率有助于强化雷暴输出能力和游戏体验。


X级德国驱逐舰Z-52变动

主炮装填时间从4s减少到3.8s。

Z-52作为德国水听的持有者,“烟雾+水听”的素质二连具有相当的威慑力。但问题是羸弱的HE标伤和AP使用的限制性,使Z-52在无烟状态下与其他驱逐舰的交火中很难取得优势。“驱逐猎手”成为“驱逐劣手”,这也是Z-52一直为人诟病的一点。

增强射速也即是直接提高了dpm。这一变动简洁明了,直抵病根,算是Wargaming少见的调整方式了。


IX级英国驱逐舰日德兰变动

鱼雷装填时间从125s增加到133s。

考虑到日德兰本身的鱼雷装填时间已经很长,再削弱8s的鱼雷装填时间其实对日德兰而言并不是什么质变。自英驱发布以来,经过对主炮射速和鱼雷装填一系列的削弱,日德兰已经从IX级战神跌落到工具人的地步。不过只要大宝剑、短程水听和英国短烟尚在,日德兰至少还可以保证自己的功能性。即使日德兰不再能神挡杀神,明哲保身还是可以的。


VIII-IX级泛亚驱逐舰变动

可研发鱼雷(咸阳)/基础鱼雷(忠武)的射程从9.2km增加到9.5km;

可研发鱼雷(咸阳)/基础鱼雷(忠武)的航速从56节增加到59节。

高级泛亚驱逐舰的颓势——尤其是咸阳和岳阳是已经持续了很久。咸阳由于主炮数量太少,本身的炮击不算优秀;而鱼雷的装填速度和航速都很慢,因此雷击的伤害能力和体验也同样不佳。设想一下,咸阳玩家等待了117s撒出一波鱼雷,但由于鱼雷航速太慢被轻易躲避。然后这个不幸的咸阳玩家需要为下一波次鱼雷再等117s。VIII级美驱本森也有这个问题。鱼雷航速在60节以上才会有较舒适的游戏体验和命中率,这一次平衡性调整有望改善这一点。


VIII级泛亚驱逐舰汾阳变动

主炮装填时间从5.2s减少到4.9s。

汾阳本身的定位错误使得无论怎样调整都很难使其拥有足够的强度。如果要将现代化改装后的舰船放在同一级,为了游戏平衡性,他们往往要在某些关键数据上被削弱,例如德克萨斯的射速,汾阳的30穿。作为秋月现代化改装后的版本,汾阳完全可以安排在IX级——类似于黎塞留和让·巴尔一样。如果这样做,汾阳不但能保持其至关重要的30穿,也能有充足的强度空间来持有其他特色。


德驱二线变动

古斯塔夫·尤里乌斯·梅克尔的主炮装填时间从6.5s减少到6.1s;

菲利克斯·舒尔茨的主炮装填时间从7.8s减少到7.4s。

自对德驱二线发布以来,四条舰船的射速调整有增有减,但整体上是偏向缩短装填时间的。最近几条新线发布后,Wargaming都会对新线的低级船进行加强。例如美战二线发布后buff了堪萨斯的sigma;意战发布后buff了卡拉乔洛与维内托的sigma;苏重发布后buff了塔林和里加的穿深;德驱二线发布后buff了射速。难道Wargaming每次都高估了低级船的强度吗?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VIII级美国巡洋舰克利夫兰变动

“监视雷达”消耗品的作用使用从30s减少到27s。

克利夫兰目前是VIII级巡洋舰中较为强势的一条。得益于优秀的核心区、消耗品和投射能力,克利夫兰作为“多面手”成功兼具了功能性、输出和生存性,这是很多单一的输出型公海巡洋舰不具备的能力。

但是,第一,强势不等于需要被削弱;第二,这一削弱方式是以复杂化游戏机制为代价,违背了战舰世界一贯以来简化游戏机制的初衷。

目前除了苏联重巡外所有雷达巡洋舰线的雷达时间都从VIII-X级按每级5s递增,例如VIII-X级美国轻巡的雷达时间分别是30s,35s,40s。如果把克利夫兰的雷达时间调整到27s,就打破了这一规则。削弱是要建立在尊重游戏的机制、简单明了的前提下,削弱克利夫兰会造成游戏机制的繁琐,这和战舰世界一贯以来的大方向是不符的。


VI-VIII级英国轻巡洋舰变动

发烟机的烟雾持续时间缩短(VI-VIII级分别由106s、106s、99s缩短至99s、99s、96s);

利安得和斐济的主炮组装填时间从7.5s增加至7.7s。

英国轻巡的烟雾发生时间以及和斐济与利安得的射速得到了削弱。得益于低矮的核心区和特别的舷侧装甲带,利安得、斐济和爱丁堡三舰在生存性普遍不佳的银币英国轻巡中具有较为突出的生存性。

三舰中强度尤其突出的是斐济,他在拥有英国轻巡中不错生存性的同时还拥有与爱丁堡相同的火力,对其进行削弱也无可厚非。但是把射程与投射量均不出色的利安得拖下水是不是不太合适?在迈索尔发布前,Wargaming为了迈索尔的强度还把迈索尔和斐济的舰舯甲板厚度从38mm加强到51mm,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X级苏联巡洋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变动

主炮组装填时间从13s增加至13.5s。

总体来说,对彼得罗巴甫罗夫斯克小打小闹式的削弱一直都是不过分的。得益于优秀的装甲和强力的主炮,彼得罗巴甫罗夫斯克具有相当优秀的机会捕捉能力和容错率。在不被驱逐舰骑脸的情况下,很难在短时间内处理掉一个彼得罗巴甫罗夫斯克。

此次对射速的削弱大致抵消了顶尖炮手技能的增益效果,将其技能触发后续射速还原至技能改版前的状态。


VII级日本战列舰长门变动

主炮组装填时间从30s减少至29s。

这又是一条非常奇怪的平衡性变动,不知道Wargaming为什么觉得长门强度弱到需要接受平衡性调整。长门和科罗拉多同作为“大七”,也是最早加入游戏的两条战列舰线中的舰船,经常被拿来比较。

长门经常为人诟病的问题是相对脆弱的防护,但实际上长门的防护比想象好一些——首先长门在四号炮塔附近有一块70mm甲板,可以提供部分的跳弹区域;其次,长门前炮塔弹药库的防护由305mm主装甲带和289mm倾斜核心区顶甲组成,提供的等效远超大和主装甲带。在VII级战列舰主炮穿深相对普遍较差的情况下,可以将一部分炮弹挡在核心区之外。况且防护问题与航速、精度等硬伤不同,防护上的缺陷是可以通过技师手段弥补的。

当然,以上数据仅限游戏,和历史情况不同。请不要把历史上的装甲防护数据带入游戏中。

在VII级四条装备了16英寸主炮的战列舰中,长门的主要优势在尚可接受的机动性和全射程内都精度颇佳的主炮。尤其至关只要的是,在大部分VII级战列舰航速均在27-28节的大前提下,长门的25节大致对应X级大和的27节——也许不足以极高的速度转场,但做出一般的机动是完全足够的。相较于科罗拉多的21节和纳尔逊的23节,长门完全可以跟上舰队进行转场,也能够扭一扭远处袭来的炮弹。

长门的主炮精度是日战圈2.0sigma,在长门非常长的20.5km射程内,她一直都能保持良好的主炮散步。锡诺普就做不到这一点。和科罗拉多的406mm主炮相比,长门的410mm主炮在落弹时间、穿深和AP标伤上均优于前者。

作为“大和mini”,长门在群雄并起的VII级战列舰中一直牢牢占有一席之地。与其调整长门的射速,不如思考如何挽救一下跑不动的科罗拉多吧。


V级意大利战列舰加富尔伯爵变动

主炮组装填时间从31.5s减少至30s。

加富尔伯爵的数据和IV级的但丁·阿利吉耶里太相近了,甚至在航速、隐蔽、转舵时间、转向半径等很多数据上,但丁的数据还要好过加富尔伯爵。

出于历史性的原因,无论是选择现代化改装前还是现代化改装后的船体,加富尔伯爵均无法避免地会与但丁·阿利吉耶里或安德里亚·多利亚相类似。考虑到尤里乌斯·凯撒的前车之鉴,Wargaming选择现代化改装前的船体也在情理之中。在此前的平衡性调整中,已经对将但丁的Sigma从1.6削弱到1.5,并将加富尔伯爵的射速从33s增强到31.5s,但是这还不够。尤其是两者的分房环境具有极大的差别,加富尔伯爵需要更多的质变性提升。


VI级意大利战列舰安德里亚·多利亚变动

SAP标伤从9500增加至9900。

处在VI级这个战列舰普遍从全面防护向重点防护转变的节点,安德里亚·多利亚使用SAP的机会将大大多于更低级的意大利战列舰。事实上,借助SAP,安德里亚·多利亚在攻击重点防护的高级战列舰时更容易击穿,同时也能具有较高的伤害效果。提升SAP的标伤可以提升安德里亚多利亚尤其在高级房中的输出能力,这对于缓解安德里亚多利亚本身的生存性问题是有帮助的。 另一方面,从安德里亚·多利亚开始,意战AP的引信长度从0.01s增加到了0.033s。配合高速平直弹道,安德里亚·多利亚的AP在攻击轻甲目标的时候很容易产生大量过穿。而不会过穿的SAP就是对轻甲目标的最好解法。


VII-VIII级意大利战列舰变动

Sigma从1.6增加至1.7。

VII-VIII级是意大利战列舰线路中主炮数量最少的舰船。尽管SAP能造成非常高额的伤害,但卡拉乔洛和维内托在射速、单轮投射和精度上一样都不沾,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1.6的sigma对于分别具有8和9门主炮的卡拉乔洛和维内托来说太低了,因此Wargaming将其提升至1.7。 但其实笔者不相信Wargaming无法在超测中得到这一信息,非要将这个糟糕的数据调整拖延到线路发布后。甚至在意大利战列舰正式上线前,Wargaming还将卡拉乔洛的射速从30s增加到33s,维内托从33s增加到34s,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荷兰巡洋舰变动

荷兰VI级巡洋舰基杰柯登:空袭最大呼叫范围从9km增加至10km,航弹落弹时间从10s减少至8s;

荷兰VII级巡洋舰团结:空袭攻击中队规模从6架增加至8架,航弹落弹时间从10s减少至8s;

荷兰VIII级巡洋舰哈勒姆:空袭攻击中队规模从8架增加至10架,最大呼叫范围从10km增加至12km,航弹落弹时间从10s减少至8s;舰首装甲带厚度从50mm减少至40mm,炮座装甲厚度从50mm减少至40mm;

荷兰IX级巡洋舰约翰·德·维特:舰首装甲带厚度从30mm增加至40mm;

荷兰X级巡洋舰金狮:空袭最大呼叫范围从12km增加至13km;舰首装甲带厚度从30mm增加至40mm;

荷兰VIII级巡洋舰七省联盟:空袭最大呼叫范围从10km增加至12km。

以上调整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对空袭的变动。 这次空袭的调整涉及VI-VIII、X级荷兰巡洋舰,主要增加了空袭射程、减少了落弹时间并增加了攻击中队规模。在此前,空袭的射程过短了——以哈勒姆为例,其改动前的空袭射程为10km。如果要在改动前发动空袭,意味敌舰已经走进了其隐蔽范围。因此其使用机会非常少。减少落弹时间,可以减少敌舰机动出投弹区的情况,提高命中率。这也是非常直接的提升。

其二是对于装甲的调整。哈勒姆、约翰·德·维特和金狮的舰艏装甲延伸带厚度被统一为40mm。经过此次调整,金狮的装甲延伸带已经可以避免所有AP弹的碾压,通过装甲延伸带爆头打出核心区的可能性更低了。这也是符合其大巡身份的。


VIII级美国战列舰星座变动

主炮组180度回转时间从45s减少至36s;

转向半径从900m减少至830m;

尾部主炮组在射击远距离目标时的旋转角度增加。

主炮转速和齐射角的提升,是对于舰船的隐性提升。他们也许不如DPM等数据显著,但是也对舰船的输出有显著影响。例如阿尔伯特国王、科尔伯特等舰船,由于齐射角过于糟糕,很少会选择进行齐射。 转向半径方面又是一个奇怪的调整了。除去部分对转向半径进行了特殊设置的舰船(例如意大利巡洋舰),影响转向半径的主要因素是最大航速和舰船长度。考虑星座的船体数据,900m是一个比较妥当的水平。作为对比,船体长度和航速类似的征服者和阿尔萨斯,转向半径分别为940m和910m。当然,更短的转向半径对星座有利,这意味着他脆弱的侧面暴露在敌舰面前的时间窗口更小,更难被抓住侧面打出高伤。


VII级英联邦战列舰育空变动

主炮组装填时间从30s增加至33s。

在最近新发布的战列舰中,没有几条的射速是标准的30s。育空现在拥有一个奇怪的配置:短得离谱的射程,皇家大宝剑,慢射速。按照目前的数据,育空需要以一种和魏玛类似的、刀尖舔血式的方式博取输出,皇家大宝剑会维持育空在近距离作战中的生存性。但如果育空是中规中矩的正常射程、正常射速、普通英战大宝剑,会不会比现在更好些?自从育空发布以来,一直在向一个奇怪的方向调整。也许现在的数据组合会更“有特色”,但“有特色”不代表会有一个不错的游戏体验。


VII级德国巡洋舰魏玛变动

主炮组装填时间从7s增加至7.5s;

AP弹穿深增加,现在其参数与美因茨相似。

和弗林特类似的,魏玛在此前也接受了削弱射速增强射程的调整。但是这还不够——对于没有发烟机的魏玛而言,14km的射程还是过于刀尖舔血。尽管有引擎增压的加持,但本身轻巡船壳的脆弱防护使得魏玛本身无法承受很多炮弹。魏玛和慕尼黑的平衡性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魏玛更多的主炮数量会带来更高的输出上限,但过短的射程能否保证足够的游戏体验?与其用射程换投射量,用机动性换投射量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